江蘇女輔警舅舅發聲質疑:法院拒絕家人委託辯護律師 稱已指派法援律師
物流大陸

江蘇女輔警舅舅發聲質疑:法院拒絕家人委託辯護律師 稱已指派法援律師

2021年03月18日 12:07:00
來源:安徽網

新安晚報 安徽網 大皖新聞訊 近來,"江蘇女輔警敲詐勒索案"一直備受關注,2020年12月,灌南縣法院一審判決被告人許某犯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13年,並處罰金500萬元。目前,許某已經提出上訴。不過,3月17日夜間,許某家屬的發聲又引發了討論。許某舅舅李先生稱,家人委託了兩名辯護律師為許某二審進行辯護,法院卻告知,已根據許某個人意願指派了兩名法援律師,讓他們無法理解。

家屬委託律師被拒 法院已指派法援律師?

3月17日夜,微博名為"女輔警許某家屬"的網友發文稱,自己是"敲詐多名公職人員女輔警"案件被告人許某的舅舅,其受許某父母委託,表達作為家屬的心情和訴求。

許某舅舅表示,目前,許某已經上訴,從網上流傳判決書來看,還是存在很多疑點,所以家屬特委託了上海的鄧學平、杜家遷兩位律師,為許某二審進行辯護。

3月15日,當家屬辦完全權委託手續後,杜家遷律師到了看守所,希望會見許某,卻被告知,連雲港市中院已經指派了兩名法律援助律師,拒絕了家屬委託律師的會見請求。"我們事先完全不知道,法院沒有和家屬做任何溝通。"

許某舅舅稱,3月16日,杜家遷律師就委託律師辯護事項向連雲港市中院進行交涉,但連雲港市中院仍然拒絕。3月17日,鄧學平律師也來到連雲港市中院交涉,同樣被連雲港市中院拒絕。

"律師告訴我們,法院説已經委託了兩名法律援助律師,沒有辯護名額了,並且説這是我外甥女本人的意願,但是沒有提供任何文字材料來證明他們的説法,也拒絕了我們核實委託法律援助律師是否是我外甥女本人真實意願的要求。"許某舅舅説。

3月18日上午,許某舅舅告訴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新聞記者,家人對此頗有質疑,邏輯不通。"一審就是我們家屬花錢委託的律師,並且一審判得那麼重,她當庭表示上訴,怎麼到了二審,就不讓我們家屬委託律師了,反而心甘情願接受法院指派的援助律師呢?"

家屬質疑"敲詐勒索"案情

"快2年沒見過她了,她是一個很活潑的人。"許某舅舅李先生告訴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新聞記者,許某從小就很熱心,比如看到別的父母打小孩,她會上前去拉開,手上有好吃的,會分給孩子吃。

因此,當家人看到網上流傳出來的判決書時,"都傻了。"李先生説,自己與許某父母一直沒見過判決書,只從一審辯護律師口中得知許某被判了13年,連500萬的罰金,也是事後看到網上判決書才知道。"500萬啊,她的家庭一年都不會剩餘下1萬塊,家裏父母靠種地,姐弟三人,父親還可以打打零工,一天一百多塊,母親心臟病每月吃藥,七八百塊,弟弟還在上學。"

對於判決書上載明的案情及結果,李先生表示,家屬有很大疑惑,也覺得不服。"所謂的敲詐勒索,有好多疑點啊,比如她和劉某兵在一起幾年時間,錢有很多筆,從幾千到幾十萬,這些都構成敲詐勒索嗎?那些所謂的受害人,在我們縣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甚至有的是她的頂頭上司,那會不會是領導對她用了什麼壓迫、脅迫手段,做了什麼事,不讓她説出去,給錢算‘封口費’?這些我們都不得而知。"

許某舅舅稱,許某父母至今都認為,是這些公職人員欺負了他們女兒,是他們把她拖下了水。她只是一名輔警,在做輔警之前也只是在醫院上班,這些"被害人"都是領導,很有可能是上司利用職權利誘、脅迫她發生關係。之後給的錢,也只是封口費、分手費、補償費。"從判決書來看,從頭到尾,許某也沒有采取任何過激的手段,來對他們進行敲詐勒索,怎麼能就這麼定罪呢?"

此前,許某爸爸曾對媒體發聲,"犯錯誤的是這些公職人員,不能把屎盆子扣女兒一個人頭上。許某沒有從這些人口袋裏掏錢、搶錢,就這樣判了13年,還要罰500萬元,這個結果我們是不能接受的。"

家屬仍在爭取辯護權 希望得到公平公正判決

許某舅舅告訴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新聞記者,法院何時為許某指派法援律師家屬並不知情,截至目前,法援律師也沒有與家屬有過接觸。"就是口頭上説的,也沒給個書面的東西,我們沒辦法肯定這是許某的意願啊。"

李先生表示,現在家人還在爭取辯護權,就希望法院能夠讓家屬委託的律師介入,提前為二審辯護做好準備,希望得到一個公平公正的判決。

新安晚報 安徽網 大皖新聞記者 朱慶玲